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高岭之花-失去前史机会的恭亲王奕䜣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304 次


清朝有两个支系的恭亲王,一脉是降等秉承的恭亲王:康熙十年(1671年),清世祖第五子常宁被封亲王,封号恭。降等秉承。总共传了十代十位。

另一脉便是世袭罔替的恭亲王奕䜣,咱们要说的便是后边这脉。

道光三十年(1850年),道光帝第六子奕䜣封为和硕恭亲王。同治十一年(1872年)获世袭罔替。总共传了四代三位。

奕䜣(1833~1898老挝灰茶),道光帝六子,咸丰帝异母弟。他是咸丰、同治、光绪三朝名王重臣,洋务运动的领袖,为中国近代工业开创和中国教育的前进做出了奉献。他是晚清新式交际的开拓者,他出谋划策打压太平天国起义,抢救清朝危机,迎来同治中兴。在政治舞台上阅历几番大起大落,在家庭生活中更是让他阅历了许多不幸,儿女多早殇,幸运活下来的则尴尬造就。他有4个儿子,长子载澄、次子载滢、三子载浚、四子载潢。其间三、四两子俱幼殇。长子载澄袭贝勒,成年后肆无忌惮。这三个儿子,都死在他前面。别的一个儿子载滢,一度过继给奕訢的弟弟钟郡王奕詥,袭贝勒爵位。庚子事故(1900)时,因卷进义和团活动又被夺去全部职衔。

奕䜣,道光帝遗诏封“和硕恭亲王”,清末洋务派、总理衙门领袖,总称“六王爷”,保存派对其鄙称“鬼子六”。身后谥“忠”(满清宗亲谥“忠”者唯奕訢与多尔衮二人)。

道光三十年(1850年)以宣宗遗诏封恭亲王。咸丰朝期间,奕䜣的政治地位并不很重要,他只要在1853年到1855年之间担任工头军机大臣。1860年,在第2次鸦片战争中,奕䜣授命为全权钦差大臣,担任与英、法、俄商洽,并且签订了《北京公约》。1861年,咸丰帝过世,奕訢与慈禧太后合谋发起辛酉政变,成功夺取了政权,被颁发议政王之衔。

从1861年到1884年,奕䜣任工头军机大臣与工头总理衙门大臣,期间虽在1865年遭慈禧太后猜疑被清除议政王头衔,但仍旧身处权利中心。1884年总算因中法战争失利被免除,一直到1894年以善后中日甲午战争失利,才再度被重用。从1894年到1898年任工头军机大臣与工头总理衙门大臣。1898年去世。

奕䜣的封号为“恭”,满语为“gungnecuke”,意为“恭顺的”。一般以为这凸高岭之花-失去前史机会的恭亲王奕䜣显了宣宗期望奕䜣恭顺辅佐文宗之意。

奕䜣共生有四子,其间第三子载濬和第四子载潢均年少夭亡,剩下了第一子载澂和第二子载滢。载澂为嫡福晋瓜尔佳氏所生,是天经地义的“世子”,跟着乃父爵位的上升,载澂的爵位也节节上升,二岁恩封奉恩辅国公,便现已入八分,六岁晋封多罗贝勒,未满二十岁又赏加郡王衔,远景甚好,却在光绪十一年病故,年仅二十八岁,并且没有留下后嗣,只能将载滢的儿子过继过来。载滢是侧福晋薛佳氏所生,本来过继给钟郡王奕詥为嗣,光绪二十六年因罪归宗,这时,载滢的儿子,载澂的承继子溥伟,现已承继了大宗的身份。

简略说来,终究恭王府撒播到后世的都是载滢的后嗣,算上过继给大宗的溥伟,载滢共有四子,现在除溥儒一支绝嗣外,均有后嗣撒播了下来。

(图为恭王府谱系略图)

奕对子女很重爱情。他的第二女仅活到3岁就夭亡了。四个月后,他的第三子载浚出世。适逢清军光复太平天国国都天京(今南京市),其时奕位极人臣,红得发紫,同治帝下诏恩封其诸子,生仅一月的载浚竟获封辅国公。其获封年纪之幼,在有清一代是空前绝后的。奕信佛,曾臆想载浚是爱女转世,心里稍感安慰,谁知两年后载浚又夭亡了。奕沉痛备至,将第二女和载浚的棺椁一起迁往他选定的一处墓地(在今北京市昌平区东三十里翠华山前麻峪村。趁便提一句,中国当代史上最著名的秦城监狱就建在这片墓地上)安葬。他忧虑爱女葬处没有符号很快会被后人忘记,特别撰写了墓志铭。铭文写得逼真动听,慈父爱女之心布满言外之意。粗心是说:“你身后四个月,你的弟弟出世。过二年,他又死。莫非是你的魂灵不灭,托生他而来?然无端而来,又无端而去,又何须为此一见再会,以重伤我心?莫非该把这全部归结为命运的组织吗?”奕?为子女的再三殇逝哀痛不已,深感生命的软弱,人世的不行测,终究只要归结为不行捉摸的命运了。

奕身后,也葬在这块墓地上。这是他赋闲时亲身选定的陵址,到现在当地大众出家称为“六爷坟场”。园寝中曾专门辟有一处俗称阿哥圈的“小园”,里边除早年入葬的第二女和第三子载浚外,还连续葬有奕的第三女、第四女和第四子载潢。父子生前团聚无多,身后总算能够永久相依了。

恭亲王的遗言,在正史和野史上,仍是留下了三个版别。

1、在《戊戌履霜录》书中,这样记载,恭亲王在生命的临终时间,劝诫皇帝光绪:“闻有广东举人建议变法,当稳重,不行轻任小人”

2、《申报》有载:恭亲王沉痾,光绪皇帝前来探视,问两个问题,谁能够重用,谁不行以重用:

恭亲王提了4个人,李鸿章由于积谤过多,一时间难以重用;朝中的荣禄,朝外的张之洞、裕禄三人“可任艰危”。

不能重用的大臣便是翁同龢,此人缺少大局目光,在甲午战争中,一味主战,却不备战,更无制胜的计谋,导致甲午战争失利……翁同龢果然在变法开端后不久,被革职归乡,高岭之花-失去前史机会的恭亲王奕䜣成了常熟的寓公。

3、《天穹之昂》的作者是日本的浅田次郎。他在这本书中,写了这样一个耸人的情节,恭亲王去世时,李鸿章,顺桂等一干亲信再场,恭亲王叫过顺桂,他用满语,留下了这样的遗言:顺桂,你听着,奸臣并不仅仅荣禄一人,你一定要除去危及爱新觉罗控制的祸源——慈禧太后!

在这本书的后边,就有顺桂带着炸弹,去炸慈高岭之花-失去前史机会的恭亲王奕䜣禧太后的“血腥”情节,所以这个版别肯定是日本人臆造的。

比较牢靠剖析是,恭亲王在临死之前,他面临问询治国之计的光绪皇帝,必定要叮咛一番,他首先会引荐自己以为信的过的人,让李鸿章等人得到重用;接下来,叮咛光绪皇帝要慎重,不要将变革的脚步迈得过大,莫要中了小人的奸计,这都在情理之中;最终,除去慈禧太后的出题是肯定不行能,但会含蓄地说,要当心处理好与慈禧的联系。

作者富察春兵

满族文化网出品,转载请注明。